讲座纪要:国家形成的考古学观察 ——以东部边远地区的常陆国为中心

2018-11 作者:王冬冬、方笑天

   2018年11月12日至14日,日本明治大学佐佐木宪一教授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进行了日本古坟时代系列讲座。11月14日,系列讲座的最后一讲“国家形成的考古学观察——以东部边远地区的常陆国为中心”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成功举办,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杨哲峰副教授主持了讲座,北京科技大学王冬冬博士担任讲座翻译。

 

佐佐木宪一教授与王冬冬博士

 

  佐佐木宪一教授在讲座的最开始,首先阐明了自己为何选择常陆(今日本茨城县)为切入点进行日本国家形成的研究。与中央王权所在的大和地区发现的280余座前方后圆坟相比,常陆地区已发现440座以上相同形制的古坟,数量特别巨大。5世纪时,关东地区第二大规模的舟塚山古坟就修建于茨城县南部的石冈市。到了奈良时代(8世纪),常陆地区亦很重要,其周边建造了国府和国分寺,国府是指律令制下各国长官的官署,国分寺就是各藩国的寺院。因此,调查石冈市及其周边的古坟,有助于理解这一地区对于整个国家化进程的作用。

 

常陆在日本的位置

 

  随后,佐佐木宪一教授先后阐述了以往日本学者进行相关研究的方法论、5世纪、6世纪、7世纪常陆地区古坟的特征及其反映出的国家形成情况,并在此基础上给出了自己关于日本国家形成的观点。

  1. 日本学者的研究方法论:首长系谱论

  日本学者研究古坟的代表性方法为“首长系谱论”,即认为在特定的流域或山脊的位置、时间连续的一群古坟是一个“首长系谱”的墓地。后藤守一先生在1936年对群马县藤冈市白石古坟群的系统化研究可以被看做是这一理论的开端。1980年代,都出比吕志先生应用这一方法对京都府西南部乙训地区的古墓群进行了体系化研究。佐佐木宪一教授据此将在常陆霞浦湖的研究对象细分为茨城、田余、立花、安餝、佐贺等乡,设想每个乡村有1-2个首长。

 

京都府乙训地区首长系谱的变化

 

常陆霞浦湖北岸的地域细分

 

  2. 5世纪的常陆南部:单独一座体制向四座并存体制的转变

  5世纪前叶,东日本地区第二大古坟舟塚山古坟在茨城乡修筑完成。舟塚山古坟位于恋濑川河口位置,占据着水上交通的战略性位置,从舟塚山古坟的后圆部坟顶,霞浦湖的风光可以一览无余。舟塚山坟丘的建造规格原封不动地仿造了奈良县的宇和奈辺古坟,但是没有葺石,一层的台地也高于宇和奈辺古坟一层台地。舟塚山古坟的埴轮并未采用5世纪中央地区常见的窑炉烧制的方式,而是采用了4世纪中央地区所用的野外直接烧成的方式,这可能是由于制作埴轮的技术与信息传到关东地区比较晚的缘故。根据地下探测装置的探测,墓葬采用的葬具不是长持形石馆,这并非因为舟塚山古坟墓主人生前的社会地位比较低,而应被视为常陆地区地方豪族的自主性和独立性的体现。同时,这一时期大墓中普遍具有的陪葬墓在此处也不存在。由此可见,舟塚山古坟的墓主人与近畿地方中央高层首长之间进行直接交流的可能性很高,而自身的独立性也得到了比较充分的发挥。

 

 

舟塚山古坟

 

舟塚山古坟出土埴轮及附近的古坟中出土的短甲

 

  与舟塚山古坟同时,周边也发现了一些古坟。在小美玉市旧玉里村内,5世纪前叶出现了大型的塚山古坟,其规格与舟塚山古坟很像,可能是仿造舟塚山古坟建造而成。在立花、安餝、佐贺乡则没有特别醒目突出的前方后圆古坟,推测可能是对建造舟塚山古坟的势力的忌惮。塚山古坟建造后,田余乡的妙见山和樱塚相继于5世纪中叶建造完成。此时舟塚山古坟周边的小圆坟也在持续建造。

 

塚山古坟坟丘测量图与复原图

 

塚山古坟与舟塚山古坟的比较

 

  5世纪最后25年中,舟塚山古坟附近的府中爱宕山古坟、塚山古坟附近的玉里权现山古坟、立花乡的三昧塚古坟、安餝乡的富士见塚古坟都是全长90米左右的前方后圆坟,共计4座,建造时间相似。此外,被破坏的大井户古坟(只有后圆部,前方部被破坏)也修筑于这一时期,可能是第5座此类型的古坟。

 

富士见塚古坟

 

府中爱宕山古坟

 

  田中广明认为,这种现象表明舟塚山古坟埋葬的为大首领,这是整个族群的顶点,在此之后体制崩塌,势力分为不同派系。玉里权现山古坟与大井户古坟在同一个乡建造,一个位于丘陵之上,一个位于湖边,选址的差异可能反映其代表了不同的豪族系谱。如果从江户时代初期的霞浦港和四十八津的分布位置来看古坟时代的古坟群,大井户古坟、三昧塚古坟、富士见塚古坟分别分布在大井户、冲须、柏崎码头的位置;另外从玉里权现山古坟与富士见塚古坟的坟顶可望见霞浦川入高浜的风景,一种“船运合作社”的霞浦湖岸豪族关系网便创造出来了。三昧塚古坟人物埴轮的出现、石棺的采用等特点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相比于在6世纪初期才出现从古坟时代中期到后期的变化的东日本其他地区,常陆地区在5世纪最后就出现了这种变化,展示出其独特性。

  3. 6世纪的动向

  6世纪前半叶,田余乡的玉里古坟群势力大增,出现了玉里权现山舟塚古坟、雷电山古坟、爱宕塚古坟、山田峰古坟、泷台古坟5座前方后圆坟。这5座古坟的建造,很难认为是首长的时代交替,而反映的很可能是立花乡、安餝乡等数个不同系谱的豪族共同使用了同一片墓地。这一时期,从中央大和地区开始,全日本前方后圆坟的建造开始废止,而只有玉里古坟群、千叶县的富津市内里塚古坟和埼玉县行田市埼玉古坟群三处,仍旧持续建造前方后圆坟。

 

玉里舟塚古坟

 

泷台古坟

 

  6世纪后半叶,立花乡大日塚古坟的横穴式石室出现标志着这一葬俗被引入该地区。大日塚古坟位于三昧塚古坟旁,其与三昧塚古坟后圆部直径、后圆部上段直径、顶部平坦面直径的比例基本统一,推断采用的是同一规格建造。大日塚古坟的墓室为横穴式石室,仅存墓室部分,墓道部分完全破坏,因而不能否定墓室的前面存在前室的可能性。大日塚古坟出土圆筒埴轮片638片、人物动物等形象埴轮105片,其中至少有人物形埴轮4件、家形埴轮3件,均不在原位,人物埴轮的面部有彩绘纹身,推测表现的可能是巫师形象。

 

大日塚古坟的横穴式石室

 

大日塚古坟出土的人物埴轮

 

  4. 7世纪初:前方后圆坟建造持续

  常陆地区7世纪初的古坟主要发现于安餝乡、佐贺乡及田余乡等地。安餝乡的太子唐柜古坟是一座受到破坏的前方后圆坟,仅残留墓室,具有7世纪初古坟的特点。安餝乡的风返稻荷山古坟也为前方后圆形,后圆部有横穴式石室,分为后室、前室、墓道、前庭等部分,前室出土有马具,后室有石棺3具。

 

风返稻荷山古坟后圆部的横穴石室

 

风返稻荷山古坟石室前室出土马具

 

  佐贺乡的坂稻荷山古坟是前方后圆坟,外有二重环壕,在古坟中未发现埴轮,具有6世纪末的特征。佐贺乡的折越十日塚古坟亦为二重环壕,内侧环壕窄于外侧,古坟经过发掘,墓室为前后室,总长度5.2米,前室壁上有红色彩绘,是很罕见的装饰古坟。

 

坂稻荷山古坟

 

折越十日塚古坟石室中的彩绘

 

  综上所述,佐佐木宪一教授总结了常陆南部地区古坟文化的特征及其反映的日本国家形成过程。常陆南部地区前方后圆坟的建造与中央王权之间有一定关系。古坟时代中期(5世纪中期),舟塚山古坟表现出的不使用关西普遍流行的长持形石棺、表面不葺石等特征,体现了常陆地区豪族的独立性。5世纪最后25年,常陆地区出现了从古坟时代中期到后期的转变,这一变化的出现早于其他地区(6世纪中期)。其他地区于6世纪第二个25年间已引入横穴式石室,而此处仍旧墨守竖穴式石棺,到6世纪第三个25年间才开始引入横穴式石室。其他地区前方后圆坟的建造在6世纪第三个25年间已废弃,大和地区从7世纪初起已普遍建造寺院,但常陆地区仍在建造前方后圆坟。由此可见,常陆地区的豪族在6世纪仍旧具有保持独立性的余地。因而,从日本古坟时代的实际情况来看,中央地区对地方虽有所影响,但这一影响并不如一些学者想象的那么大。东日本古坟时代的情况,是质疑西方之前诸多学者所认为的中央权力最强的说法的很好案例。

 

  讲座最后,佐佐木宪一教授回答了听众提出的关于古坟及其中棺木方向、下葬和坟丘筑造的时间先后、墓室在坟丘下的位置、埴轮的摆放位置与作用等等问题。

  杨哲峰副教授对佐佐木宪一教授的讲座做了总结。杨老师谈到,佐佐木宪一教授本场讲座把关东和关西古坟的发展演变情况作了详细的对比,使我们了解到这两个地区的基本情况,并在此基础上认识到日本关东地区和大和政权之间有联系,但与之在发展步调上不一致,具有独特性。当然,佐佐木宪一教授进行这一对比的前提是,两者之间存在管辖关系,但如果没有这种关系,可能就会有另一种解释。佐佐木宪一教授的系列讲座为我们介绍了日本古坟时代的基本情况及其反映出的日本国家的形成过程,也启发我们关注不同区域文明间的碰撞,希望将来有更多机会聆听佐佐木宪一教授的讲授。最后要提到的是,佐佐木宪一教授讲座中特别介绍的大塚初重教授,有意将自己的藏书捐赠给北京大学,目前这一捐赠正在接洽之中,期待大塚先生的藏书进入北大后,中日考古学间的交流能够进一步深化。

  特别提示:文中图片由佐佐木宪一教授提供,未经授权请勿引用。